记忆中的鸡蛋灌饼

来源: 亚博   作者: 亚博   点击:

在众多街头小吃中,我比较喜欢鸡蛋灌饼。

一块面团,在师傅手里揉捏,擀开,变成一张面皮,放在刷了油的铁板上,过不了多久,面皮就神奇地鼓了起来,气球似的。

鸡蛋灌饼:你变了!

机不可失。师傅迅速用筷子在鼓起的地方戳开一个小洞,同时磕开一个鸡蛋,从小洞里灌进去,一气呵成。

摊主熟练地翻面,继续煎一会儿。然后把饼放进一个汽油桶改造成的大炉子里,又烤了一会儿。

鸡蛋灌饼:你变了!

完美出炉。加不加肠?加。要不要生菜?不要。生菜免费的。那也不要。没错,我就是喜欢那个只刷了一点酱的,纯粹的鸡蛋灌饼配上烤肠。炙烤到金黄的面皮,咸中带甜的酱料,加上油煎鸡蛋的香气,完美。生菜这种入侵物种,对于肉食者来讲,画蛇添足。

一口入魂。鸡蛋灌饼的精髓,在于鸡蛋和饼恰到好处的融合,轻轻一咬,是葱花饼和煎蛋两种食物的口感。和摊鸡蛋饼是完全不同的风味。

鸡蛋灌饼:你变了!

当然,这是记忆中的鸡蛋灌饼。

现在的世道变了,如今的鸡蛋灌饼已经走上了邪路,至少,在我住的楼下为数不多的鸡蛋灌饼摊,是这样的。

首先那个饼,居然是他妈泡在油里的,悠闲地很,温泉洗浴似的,就差个大金链子了。下面的油滋滋冒泡。家里拆迁了?油不要钱?我问摊主。摊主白了我一眼,油多还不好?

鸡蛋灌饼:你变了!

摊主把那个敷衍的小气泡戳破,然后强行往里灌鸡蛋液。如我所料,饼不想接受鸡蛋。牵手失败之后,黄黄的鸡蛋被饼拒之门外,衣衫褴褛,轻浮而不甘。太粗暴了。我的强迫症让我难以容忍这种作品,毫无匠心。最后直接扔一边,刷酱裹生菜,小塑料袋一套,完工。都不问我要不要生菜。这个快餐式的饼,实在没办法叫鸡蛋灌饼。

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里,鸡蛋灌饼是没有错,可又错在哪里呢?

鸡蛋灌饼:你变了!

Related Posts

Comments are closed.